失业问题带来的灾难性后果 2010-01-30 转载 引用:0留言:0

当前中国最大的问题,应该就是失业问题。由于世界性金融危机的影响,众多国有企业大面积地陷入破产和崩溃边缘,目前国家 公布的失业率只统计了城镇失业情况,并没有包括现在农村的1.5亿富余劳动力。如果把1.5亿农村富余劳动力算入,我国失业率就要高达20%。”上海社科 院青少年研究所副研究员曾燕波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说,“另外目前的失业率统计中也没有包括500万下岗职工,因为下岗职工尽管没有工作、没有收 入,但他还是企业的人,没有和企业解除劳动合同。如果以后“下岗”和“失业”完全实现并轨,两部分人就将合并计算,那么我们的失业率的数字就将更高。”2009年大学毕业生人数是2001年的3倍多!

研究历史,我们可以发现,自中国秦汉以下两千年的王朝兴衰,改朝换代。除了外族入侵,基本上中国发生天下大乱的原因只有一个,就是土地兼并导致大量农民失去土地,无业可就,成为流民,从而揭竿而起。从东汉的黄巾、唐末的黄巢、北宋的宋江直到李自成、太平天国,无不如此。以至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革命的基本成份也是靠无业、失业的农民。我们不妨就其中的李自成和太平天国看个究竟。

研究明末农民起义,我们会发现:之所以爆发那么一场天崩地裂的农民起义,其起因竟来自于一场裁员。当时有一个叫毛羽健的中低级官员,上疏崇祯皇帝,要求废除驿递制度。但崇祯怕违背祖制,没有批。所谓驿递原本只为递送使客,飞报军情,转运军需物资,可历经百年,名存实亡,驿递成了大小官员享受外出旅游的一种免费服务。这个公开的秘密只有崇祯皇帝不知道。毛羽健的确看到了其中的弊端。他有个亲戚刘懋在刑部当官,刘懋很欣赏毛羽健这个愤青,认为他说的有道理,便再次向皇上建议裁驿,理由是,如果将裁掉的驿卒的工资用在对付满洲人身上,实在是两全其美之计。正在为财政伤脑筋的崇祯,听了正中下怀,立马裁驿。刘懋为崇祯节省了银子,可成千上万的驿卒失业后加入了造反大军,这里面就出了个英雄李自成。

李自成先祖由甘肃太安迁入陕西省米脂县李家站(西夏李继迁兵站)居住.其祖父李海因生活所逼,迁至原米脂地长峁村(现属横山县).人们所说李自成“生在李继迁寨,长在长峁村”,即指的是这段事。《米脂县· 李自成族裔考》中记载到:"自成籍本县太安里二甲,世居北乡,距城七十里海会寺沟之李家站。" 李自成少年喜好枪马棍棒。父亲死后他去了明朝负责传递朝廷公文的驿站当驿卒。因为这次精简驿站的改革,李自成被裁撤,失业回家,并欠了债。同年冬季,李自成因缴不起举人艾诏的欠债,被艾举人告到米脂县衙。县令晏子宾将他“械而游于市,将置至死”,后由亲友救出后,年底,杀死债主艾诏,接着,因妻子韩金儿和村上名叫盖虎的通奸,李自成又杀了妻子。两条人命在身,官府不能不问,吃官司不能不死,于是就同侄儿李过于崇祯二年(1629年)二月到甘肃甘州(今张掖市甘州区)投军。当时,杨肇基任甘州总兵,王国任参将。李自成不久便被王国提升为军中的把总。同年在榆中(今甘肃兰州榆中县)因欠饷问题杀死参将王国和当地县令,发动兵变。崇祯三年(1630),李自成率众投农民军首领不沾泥,继投高迎祥,号八队闯将。

于是,崇祯面临内忧外患的双重夹击:内忧是烽火连天的李自成暴动,外患是东北崛起的满洲清军。就像一头驴面对左右两只狼,它对付左边那只狼时,右边的狼就咬它,待它去防守右边那只狼时,左边的狼又咬它。驴气得死去活来,精疲力尽后倒在了地上,成了狼的口中之物。

再看太平天国运动。

第一次鸦片战争失败后,巨大的战费、赔款全部转稼到了农民身上,清政府为此增加捐税,肆意搜刮人民。如在1841—1849年间,光地丁税一项就新增收三百三十万两。1843年江苏农民由于捐款,每石米的钱粮实交三石之多。繁重的捐税使劳动人民陷入绝境。史载:“夷寇之役,首尾二载,糜帑七千万。”(索鸦片以为赎命,今大皇帝难以洋银六百万元偿补原价;今酌定三百万用为商欠之数偿还,今酌定水陆军费壹仟贰百万元,大皇帝准为偿补《南京条约》赔款贰仟壹百万元。英军参战军官对抢劫状况描述:“军队登了岸,英国旗展开。从这一分钟起,可怕的抢劫光景就呈现在眼前。暴力地闯入每一幢房子,劫掠每一只箱筐,街道上堆满了图画、椅子、桌子、用具、谷粒……,一切这些都被收拾去……只有当已经没有什么东西可拿的时候,才停止抢劫……不是从战斗中也不是从战场上,而是从无助的和科居民方面抢来的战胜纪念品,不虞缺乏。”以上三笔钱加到一起高达1亿银元,战争中被抢掠的无计其数,一古脑儿转嫁到劳动人民身上,马上加重地丁、漕赋征派,挖小户之肉,补大户之疮,造成小农倾家荡产。

与此同时,鸦片猖厥走私引起的银贵钱贱的问题。鸦片战前4万箱,战后10年间猛增到6万8千箱。银价一涨再涨。当时,中外贸易主要贸易国英国,鸦片是它对华出口中贸易额居首位的非法商品,吸食者日众,不分男女老少、官绅商民,原吸者藏储深房密室,今则以吸烟为尊,特开烟间,令妻子挑膏,殊不为耻,甚或烟馆林立不说,极尽铺张,以豪华称胜,以雅致标奇,秋有菊、冬有果,成了谈买卖、拉关系、联旧谊,结新知的社交场所,这一个为人们指责的既伤身又耗财的恶习,也借此成为当时流行的受人羡慕的上流社交方式。白银外流,银贵钱贱,百姓深受其苦,如曾国藩奏折1852年“东南产业之区,大率石米卖钱三千,自古迄今,不甚思远。昔日两银换钱一千,则石米得银三两;今日两银换钱两千,则石米仅得银一两五钱。昔卖米三斗输一亩三科而有余;今日卖米六斗,输一亩三科而不足。朝廷自守岁之常,而小民暗加一倍之赋。”

而由于洋纱、洋布的输入,破坏了中国的自然经济,使得上海附近松江、太仓布市“削减大半”,厦门、广州附近的土布、土沙滞销,妇女纺织半数停工,产生了部分破产的手工业工人。同时,由于五口通商后,上海代替广州成为全国首要的通商口岸,使得原来从湖北、湖南到广州的一条主要商路和由江西至广州的一条次要商路,骤然冷落,大批运输工人因之失业,由此产生了大量的流民群,成为社会不安定因素,投入各地农民起义之中。

具体到广西金田,则更可以看出失业问题对这次暴乱的直接推动作用。首先,广西地处东南沿海,是五口通商以后直接受害区,贸易中心转向上海,原依靠对外贸易中服务为生的水手、纤夫、挑夫等纷纷失业,太平天国起义前出现了“沿河饥民人皆相食,村村饿莩相枕籍”的悲惨景象。其次,第一次鸦片战争首先爆发在广东沿海地区,清政府为了抗击英国的侵略,在战争过程中,大量征调百姓赴前线打仗,靠近广东的百姓被征调,战争结束又大量遣散兵丁,战后大批解散的壮勇流落于广东各处,有些循西江进入广西,造成众多流民存在。大批的散兵流勇,失业工人聚集在两广地区,成为该省动荡不安的因素之一。最后,广西连年发生灾荒,特别是1849年的大灾荒,使得饥民遍地,全省大多数府县均有饥民暴动。这样,集中在广西的裁遣游勇,失业工人和饥民已达数十万之众,广西成了当时各种矛盾的焦点和反清力量汇合基地,也因此成为太平天国兴起的最佳土壤。

要之,就业与学习是文明社会稳定发展的两个基石,社会一旦失去这两个基石,则离崩溃近在咫尺。因而,我们要实现社会的长治久安,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动用一切力量——尤其是民间资金——进入就业跟就学领域,让成人不失业,让未成年人不失学。只有如此长幼有序,才能真正实现社会和谐。要做到这一点,政府部门应该做的是尽量降低社会资金创业门槛尤其是民办教育准入标准,调动各种资源兴办企业学校,从而有效解决失业问题,为社会长治久安提供安全基础。

殷鉴不远,在夏后之世!